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玄幻 > 魔女的交換 > 第78章 晶沙

魔女的交換 第78章 晶沙

作者:晴斕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6 19:58:56

-

黒紙上的那堆粉末就像是透明沙子,有一種說不出感覺的神秘美感。

“這是現場物證嗎?”我好奇地看著這些細碎東西,剛伸出手想觸摸,卻又覺得不妥。

萬一這是證物,被我不小心破壞就麻煩了。

“現場有很多這種東西,這隻是其中一小點。可以拿起來看,沒關係。”戴莎接著問我:“像不像是碎晶?”

這句話提醒了我,這可真有意思。

“來,這裡還有放大鏡。”她很貼心地移過來工具。

“啊,謝謝。”我伸出右手兩指,劃過那座透明小沙丘,恰好能粘上一些碎粒。

當我以拇指輕輕摩挲置於食指上的粉末時,能察覺到刺刺的硬度和銳感。

左手拿來放大鏡,仔細再看這些東西,還真像耗儘能量或x物質的透明能晶碎塊。

但是,如果隻是普通使用後的晶石,不應該是這種狀態啊。

就像是破碎後再粉碎的晶石。但是,得怎麼使用,或是破壞,才能達到這顆粒度?

對了,剛剛戴莎說過,現場有很多這種“沙子”。

“那箇中轉庫房,應該還有很多能晶礦石吧?這些透明沙子難道也是儲運貨物之一?”我猜測著說:“雖然看起來有點像能晶碎片,但正常使用至作廢的晶石,應該是不規則透明碎塊纔對,不太可能被粉碎到這種程度。”

但問題是,假如這些沙子,姑且算是被用廢的晶沙好了,需要用到高密級庫房來中轉嗎?

“現場幾乎被夷為平地。雖然庫房流通記錄檔案都已損毀,但經過後來追查,可以確定中轉貨物基本都為高品質白能晶和黑能晶。”戴莎看著黒紙上的透明晶沙,接著說:“但是,爆炸中心,也就是原晶石儲藏櫃所在地,冇發現任何完整的能晶礦石,哪怕是碎片。散落滿地的,都是這些沙子。”

“這些沙子……後來被驗證過技術指標嗎?”我還是懷疑,這些沙子是否真與能晶有關?

“有。”戴莎給出確定性答案:“技術司驗證過這些沙子的物理性質,基本可以判定與能晶高度相關,說是晶沙也冇問題。但是,能量指標或活化指標都是零,已經分不清原來是黑能晶或白能晶了。”

真不可思議。這個結果說明什麼呢?

是原本應為高品級白能晶和黑能晶的貨物,被替換成接近廢品的晶沙?還是某種力量把能晶壓成沙子……?

現場的爆炸又是怎麼回事?

戴莎用筆和紙向我大概講述一些現場發現。

首先是爆炸中心。

據說,總麵積近千平方米的整個庫房被炸得渣都不剩。

就是字麵意義上的慘烈,儲藏櫃,地板,牆壁,天花板,鋼筋水泥,甚至還有兩名當時靠近櫃子的庫房工人,全部冇了。

從被燒蝕的建築殘體邊緣來看,就像是以爆點為圓心,憑空出現一處大型球體空間,但爆炸過後的裡麵什麼都冇剩下,除了一些透明晶沙。

這處空間底部,地上是一個大圓形彈坑,就像是被巨型炮彈砸中一樣。

大爆炸引發強烈的衝擊波。據目擊者描述,那些恐怖的熱風和烈焰,沖垮隔離牆,“刮”倒鋼筋後冇多久,又把那些燒焦的黑架子“拉”回去,烈度之大難以想象。

根據後來的現場檢測和推斷,似乎是瞬間極高溫烤軟這些高強度的合金鋼材,使得速度極快的熱風可以肆意撥弄猶如變成野草的鋼筋。

至於為什麼外牆全被吹飛,鋼筋先向外倒再往內傾?有專家認為,可能現場出現極短時間內爆發的能量,引發向爆心四周極快擴散並捲入四周空氣的極強衝擊波,瞬間到達球體空間邊緣臨界點後形成的內外正負壓,使得烈風隨空氣衝擊波先外衝再迴流所致。

整個現場可以概括為三圈地帶。

爆炸中心是不毛之地,遇難者被燒剩足底腳印黑痕,非常恐怖,圓心大坑中,最後隻發現那些透明晶沙。

待在圓心位置的兩名調查官,還有兩名庫房工作人員當場遇難

第二圈是隔開中轉庫房和其他區域的牆壁及走廊地帶,基本被摧毀大片,並形成一圈麵朝爆炸圓心“垂頭”的焦黑鋼筋。

火災主要是從這一圈開始,蔓延至其他地方。

而這一圈,也很想是某種爆炸“邊界”。

在這裡發現兩名死者,還有一名重傷的調查官和司機。那個司機就是雷諾。

最外圈是受衝擊波影響相對較少的地帶,但2號倉庫整體結構被破壞後引起多處倒塌,多人被砸傷,還阻礙了內層的人逃難。

就像是一朵可怖的死亡之花。由焦黑鋼筋低垂組成的花蕊,圍著內圈花心的晶沙花粉,被吹倒外翻的周圍殘垣斷瓦則是花瓣。

遇難者的鮮血,染紅了這朵花。

難以置信的爆炸事件。

如戴莎所說,現場找不到炸彈之類的殘骸。

事實上,爆炸中心那種匪夷所思的破壞程度,也不太可能是普通炸藥化學能所引起。

而且,現場庫房的員工也冇時間引爆任何物件。

“當時,我們這個四人團隊和2號倉庫主管進入庫房後,裡麵隻有雷諾司機和其他兩名工作人員。”戴莎簡述大概經過:“根據隊長回憶,那幾人一直站在晶石存儲櫃,確實有些不自然,但也不能說明什麼。”

據隊長後來所講,他佈置兩名調查官現場取證後,讓第三人叫上雷諾到庫房外問話,他自己則與主管到倉庫外麵談。但是,走出去冇到5分鐘,就發生強烈爆炸事件。

站在庫房外的雷諾和那名調查官都受到很嚴重的灼傷,目前皆意識不清,仍在聖心醫院重症室治療。

留在庫房裡的國家調查官訓練有素,不可能放任那兩人亂來。

所以,當時庫房裡發生什麼事,怕是很難找到答案。但是,調查官們走入庫房前,裡麵那幾人做了什麼事,就隻能等那個雷諾清醒後再來問訊。

醫院裡那間重症室已被列入重點保護區域。

還有潛逃的亨利,已被列入通緝名單,被抓捕隻是時間問題。也不知這人在想什麼,難道真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如今,在首都碎石城,國家檢察院的眼皮底下,聚能聯合集團的西南城區物流倉庫竟發生這種事故,還造成兩名國家調查官死亡,性質之惡劣,已非普通政治公關所能掩蓋。

排除障礙後,奧文名正言順讓戴莎以副手身份迴歸a34專案組,同時領導a35專案組。

她終於能再帶隊調查聚能聯合集團、聖明邪教係列案件,但是……

“寧願不要無辜的犧牲,來換取這種無聊的便利。”她怔怔地看著透明晶沙。

一時不知該怎麼迴應。我與她坐在沙發上安靜了片刻,低著頭,就像在一起默哀。

“提個問題。”戴莎沉默一會後,說:“如果將白能晶和黑能晶混合放置,有可能發生爆炸嗎?”

我能大致理解她的想法,也跟著思索起來。

現場冇有任何炸藥之類的工具殘骸。

那麼唯一成嫌疑的,就是那些基本被認定為能晶遺物的沙子。既然已經分不清是那種晶石,那也可能是黑白混雜儲存。

但那樣做也太不專業了,並不是安全問題,而更可能會引發貨物損耗。

“正常來說,就算兩種晶石混合存放,也不會引起爆炸,更何況是那麼誇張的烈度。混裝的後果,就是上次說過的,可能發生病變傳染現象,降低兩種能晶的指標和經濟價值。”我儘量回憶所學知識。

說到病變,假如黑能晶不夠,是不是可以故意混合儲存來促成傳染,讓部分白能晶轉化成黑能晶?

這個實驗已經有學者試過,但問題是,短期內隻會使得兩種能晶指標大幅下降,而長期病變轉化過程又可能長達幾百年,就算窮儘一生也難以得出科學結論。

因此,在生產和儲運中,還是遵循分類分開儲運能晶原則為準。

“就像這樣……學姐看。”我舉起左右手食指,將其貼近,對戴莎說:“假如這是彼此接觸的黑白能晶。因為特殊的晶體外壁物理屬性,相當於把能量或x物質都各自封鎖在晶體內。放在一起的黑白能晶,能晶和x物質據說會有一種類似磁鐵兩極相吸引的特性,使得黑能晶x物質可穿透自身及白能晶外壁,滲入白能晶晶體之內,因其相對長期受困其中且難以再溢位,就可能促成白能晶能量損耗或病變黑化。”

“但是,這個過程非常緩慢,因為外壁太‘硬’,穿透不易。”我將兩指移開,複述完主要結論後,接著解釋:“而現代動力源,就是通過某種特殊化學劑,引導能量和x物質較快速地流至反應艙可控作用並輸出。這同時是個快速‘拆毀’晶石外壁的過程。所以,使用耗儘的能晶便裂成碎片。”

“當然,早期的動力源因為一些設計缺陷,確實在加速活化能量的過程中,發生過一些自燃事故之類,但也未聽說過特彆強烈的爆炸事故。現在動力源經過長年累月的改進,已經比較安全,就更少發生事故。”我最後總結。

會不會說得太絕對?我記得之前在藍苜蓿咖啡館時,看過戴莎提供的安傑律師材料,其代理辯護的遠景動力車集團c型車自燃案中,那款車型好像就是近年來的款式……

“因此,隻是放在一起的黑白能晶,正常不會快速反應引起爆炸,對麼?”戴莎的話中斷了我的回憶:“有無不正常情況呢?”

不正常……那就不好說了。是晶石異常,還是當時有其他特殊的觸發機製?

靠自己的想象,可冇用啊。

嗯……好像也有例外?

開學第一堂課,梅林教授舉過一個例子。

據說,千年前鍊金術師偶然將白黑能晶放一起煉化,在某種條件下發生大爆炸並引發火災。但那是為了說明能晶擁有澎湃能量的舉例,或許隻是吸引注意力的教學方式。

而且,那麼久遠的事,誰知道真假?

“其他的不正常情況,就真不知道了……”我能想到的異常情況,就是那間庫房可能藏有未來得及外運的超高密黑能晶基礎原礦。

但是,那些異常礦石能有這麼大威力?幾乎抹平一個球體空間內的人和物質,隻剩下那些細碎的晶沙?

“就算那裡真有超高密黑能晶礦石,但其異常指標是否意味著特殊力量,作用和觸發機製如何,應該還冇有現成公開研究結論。”我坦白說:“畢竟,這種晶石像是最近纔出現的。”

“這倒也是,對一個未知事物,要研究出階段結論,也不知要耗費多少時間。”戴莎捧起杯子呼了一下氣。

其實,杯中茶早已冇有熱氣了。

她看起來似乎有些茫然。

“嗯……學姐,我畢竟所學太淺,知道的也不多。”我向她提議:“能否帶一些晶沙樣本到學校?如果請教專業教授,或許會有些答案。”

“可以呀。隻要彆隨便丟棄就好。”她笑了一下:“這些東西,在現場真的就像沙子一樣多,我們也有團隊在研究其特性,不過也是冇有結論。”

接著,她便將黒紙上的晶沙都裝回小袋子裡,封好口後遞給我。

我接過這小袋東西,裝入隨身挎包後,又掏出筆記本,試探著問了一句。

“學姐,能幫忙查一個人嗎?”

“誰?”她看向我。

“這個名叫裡克的國家神學院教授。”我翻開筆記本,撕下一頁紙遞給戴莎:“他在1481年及之前出版過兩本著作,紙上就是書名。”

……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