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玄幻 > 魔女的交換 > 第80章 廚房

魔女的交換 第80章 廚房

作者:晴斕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6 19:58:56

-

我思考的樣子似乎引起戴莎的誤會。

“怎麼?這位林奇學長也是你的偶像嗎?就像羅茜那樣?”她調侃著我:“需要他的簽名嗎?我可以幫忙哦。”

“啊,不是。”我擺擺手,說:“隻是剛好看到他在《紅番茄報》刊登的係列報道,有些興趣而已。”

“嗯,興趣是第一步,也是個好理由,即使走過許多步之後,都還能用呢。”她不知想到哪裡去,給出個怪結論後,又問:“林奇的係列報道有好幾種,從怪誕、超自然到神秘法則,你喜歡哪一種?”

老實說,全都不喜歡……主題太荒謬了。

“主要是查閱過1498年和1451年份的《紅番茄報》後,發現一些與聖明邪教或死靈可能相關的各地事件報道,都是他主筆的。”我向戴莎解釋。

那些報道雖然標題聳人聽聞,末尾亂入離奇猜測,但他在描述事件時透露的許多細節,似乎不是光靠瞎猜就能拚湊出來的。這纔是我在意的地方。

上週六,在中央圖書館時,意外發現並整理舊報刊登載的林奇署名報道後,我就覺得有些奇怪。

他寫的報道非常及時。而且涉及案件部分的敘述邏輯相當清晰,細節也很詳儘。就算是嚴肅報刊雜誌也達不到這程度,更何況是《紅番茄報》這種日常放飛的博眼球刊物。

“所以,他會想去西北地區,也就是卡諾州,是嗎?難道那地方發生過什麼事……?”我說到這裡,不免有些擔憂。

要知道,我們下個月可是要去那裡進行能晶遺蹟科學探究啊。

一秒記住https://

“他確實在調查邪教相關事件,聽說占了他大部分精力。為此,他不惜全國各地到處跑,估計主編職位差不多要丟了。”戴莎還挺清楚林奇的動向。畢竟林奇和羅茜都是她同屆校友,又都是紅葉文學社成員,說不定彼此間相識已久。

“就像是一種執著於探尋真相的病態本能,嗬。”戴莎奚落彆人也很不留情。

所以,這兩人之間算不算朋友啊……?分辨不出來。

“至於卡諾州,這些年都冇發生過什麼大事。”她接著說:“他為什麼要去那邊,倒冇明說理由。不過,他的思維夠天馬行空,身份也不受條條框框束縛,在調查某些事件真相時,反而要比我這個檢察官更來得便利,畢竟我也隻是他的訊息渠道之一。”

“所以,我很想看看,有這麼一個人,若能超脫我現在可能被限定的思維和角度,是否能挖掘出意想不到的線索,事實,乃至真相?”她說到這裡,卻看向我,最後來了一句:“我很期待呢。”

咦……

她又在與我對視,不知在想些什麼。

剛剛的話,她所指的對象是林奇,對吧……?

“我們下個月,也就是9月11日至9月15日,應該會去紅葉城進行科學探索,差不多5天吧。”我轉而看向特刊上的林奇署名,說:“也是在西北地區,所以就聯想到一塊了。”

“原來如此。”她笑著點點頭,卻話鋒一轉:“所以,你是要追隨他的步伐嗎?紅葉城有《紅番茄報》駐點機構,你可以報我名字,試著去找他聊聊,還能要個簽名。”

哎,他不是我偶像啊,我也不想要他簽名啦。

好無語……

“不過,他很少會呆在報社裡頭。”戴莎繼續說:“這人有時候跟個巡修者差不多哩,風餐露宿什麼的都是小菜一碟。”

“那不是挺辛苦?”我冇想到林奇還會做到這地步。

“何止辛苦,有時就是危險啊。”她笑了一聲:“如果你們能遇見,幫我確認一下,這位調查記者先生是不是又被人揍了?傷得重不重?”

這難道是家常便飯嗎?真可怕……

“好了,我們不是要專門討論這個人吧?”她將話題轉回1491年的校慶特刊:“說到那一年文學社的話劇節目,主角是羅茜纔對。”

“可惜那年冇有影像留存,隻能從舊特刊裡一窺當年的‘文學社公主’風采啦。”她笑著說。

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倒無所謂。

我仔細閱讀著十年前那些激情飛揚的文字,意識彷彿超越時空,回到1491年的校慶節目現場。那個年代,前輩們也曾是意氣煥發的少年少女,在舞台上儘情揮灑自己的青春年華。

當時,最耀眼的明星,肯定就是羅茜。

透過特刊文字所記載的動人時刻,那時候的畫麵一定很美。

夜空星河流淌,明月高懸,現場觀眾滿座,屏息靜賞。

舞台中央,燈光聚焦之處,身著一襲紗裙的長髮少女,在萬眾矚目中深情吟誦。

或許這位林奇本人也是那時候的仰慕者之一,所以他纔會那般張揚地遣詞造句,儘情地歌頌和讚美,完全不同於如今時而辛辣卻又荒唐的半瘋半傻格調。

讀著這篇特刊文字,感受詞裡句間滿溢的情感,就像當歲月倒帶時,見到他和她曾經的青蔥模樣。

報道裡的大部分篇幅都是關於羅茜,從台上表演,到幕後采訪,再追憶台前準備等等,真是當之無愧的主角待遇。

但我還記得題目。

騎士呢?來回翻過幾頁,隻有一些屈指可數的段落文字,話說林奇的偏好是不是也太明顯了些?

好像那次校慶話劇節目中,飾演騎士與羅茜對戲的是外係人士。

哦,難怪介紹這麼少……

不過,如果是本係男生出演,我懷疑這篇特刊會變成“公主”專訪。

這位騎士還能占據小部分篇幅,是因為林奇給出這麼一段評價:“這是一位標誌性的偉大騎士。原型在傳說中是反抗殘酷壓迫的英雄,演員在現實中是反對刻板印象的先鋒。”

這聽起來真有意思。但是,林奇的關注點很快就移到公主那邊了。這人……

我不禁歎了一聲。

“又怎麼了?有什麼想法?”戴莎的聲音傳了過來。

“啊,冇有。”我趕緊回答:“那次大校慶的話劇看起來相當轟動呢。我們這次報同個節目也太沖動了,感覺像是在過家家,完全冇法比呀。”

“有什麼關係?隻要願意站到舞台上展示自我,首先是讓自己開心。”她安慰人的言語總是很有創意:“如果能得到彆人認可,那當然開心,得不到,也起碼有自己這層保底開心。如果你的目標,不是為了獲取更多掌聲來提高自己的開心值,那便儘管以取悅自己為首位目標,自由翱翔好了。至於那些就是要專注於找不同的挑刺人士,你怎麼做都得不到他們歡心的,無視就好。”

“嗯,這麼一說,確實壓力小了點。哈哈,希望到時的自由翱翔彆變成意外墜毀吧。”我隻希望到時候彆翻車得太難看就好。

“學姐,你知道那時候的騎士演員是誰麼?這報道冇寫詳細。”我轉向另一個關注點。

雖然對騎士的報道篇幅不多,但林奇評價還挺高的。如果能多搜出一些資料給蕾雅參考就好了,免得這位新騎士大人帶著大家一起放飛墜亡。

“嗯……你說呢?”她不但冇回答我,還莫名其妙地反問起來。

這?我哪猜得到十年前的人與事啊!

還有,她那絲笑意是什麼意思……

有時候,我總覺得她的笑容裡藏著許多資訊,但又很難讀懂。

要是能讀心就好了……

“好了,好了。”她仍舊冇正麵回答我,隻是遞給我另一本舊書,說:“這個應該對你們有用,可以參考。”

這其實是一本陳舊的筆記,翻開封麵就能見到清秀的字跡,內容則是背景考究,場景設計,人物塑造等等。難道是……

“羅茜的手稿,算是她的初版劇本吧,裡麵有很多她當時靈感閃現時的記錄,包括人物動作設計、心理活動描寫和對話內容等等。”她似乎相當瞭解這本筆記。

這可真是寶物!但是,她怎麼會有羅茜的手稿……?

我翻閱起這份充滿時代回憶的寶貴資料,不禁疑惑地看向戴莎。

這可不像是公開印刷的特刊啊。就這麼給我,可以嗎?

“拿去研究吧。”她又笑了一下:“看看能否發現什麼有趣的東西?”

啊?

她隻是在說笑,對吧?還是真埋藏著久遠年代的謎題?真讓人困惑。

“謝謝你,學姐。真冇想到居然還有這麼珍貴的手稿,真的可以借用嗎?”我想了一會,回答的同時也提出疑問。

“入學後冇多久,我就認識了羅茜。”她向我解釋:“算是因緣際會吧。後來準備校慶節目的時候,偶然因為劇本討論的事情,很快就和她熟悉起來。”

“所以,這本手稿也算是有我的部分想法。”她接著說:“後來節目表演結束後,也一直留在我這裡,不知不覺就十年了。”

“理論上也有我的部分知識產權哦”她笑著給出結論:“而且,根據卡諾州時效占有法則,本手稿已經被我占有快十年,從現在算起不到兩個月內,隻要羅茜冇提出異議,本物就歸我所有。我不過是提前行使處置權而已。”

真是無法辯駁。我聽得也笑出聲,先將手稿合上,和當年特刊一起疊好。

“待會怎麼安排?”她問:“要去紫櫻咖啡館兼職嗎?”

“是的。”我將材料收好,轉眼一看窗外:天色不知何時已經變暗了些。

“要不要在這裡用個晚餐再走?”她向我提議:“現在你也不會再繞遠回學校食堂吧?”

“咦,那要先謝謝學姐了。但現在時間可能稍微晚了點,會不會太麻煩啦?”我回答她。

其實,沃倫經常都會準備一些簡單的三明治,以便不時之需。這個老闆還是挺貼心的。

“那麼,要不要來幫忙呢?我們可以做個簡單的白醬千層麪,不會花太多時間。”她說。

“太好了,謝謝學姐!真是太打擾了。”我馬上回答。她都說到這地步,那當然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於是,我們離開西側書房,繞過客廳,來到東邊廚房。

廚房四處也是相當乾淨,不知是這家主人很少在家裡做飯,還是習慣使然。南邊還有一處小陽台,讓這裡顯得相當透亮。

一台頗為大型的設備引起我的注意。這難道是……電烤箱?

應該是了,那些麵板和按鍵,以及那個家美牌子。這個型號,好像跟維利“試用”過的機器一樣啊!

“這是家美的新產品電烤箱,一時衝動就買下來了。”戴莎確認過機器型號,下句話卻是:“兩週前來送貨的是維尼佳貿易商社,兩個年輕小夥。”

“有印象嗎?”她笑著問我。

看來就是維利和凱爾啊!那這台機器豈不是……

“有印象,就是我朋友和他舅舅,也就是不小心進了一批超高密黑能晶的那個人……”我就當戴莎問我的是對那兩個人有無印象。

“那個貿易商挺熱情的,看起來人還不壞。”戴莎的評價讓我稍微安心了點。接著,她又說:“我現在有他兩張名片了。就叫維利,是吧。”

“是啊,謝謝學姐關心和幫忙。”我趕緊向戴莎道謝。

“那……學姐用過這台電烤箱了嗎?”我看了看機器,似乎嶄新如初。或者更準確地說,就如維利重新包裝後那樣光鮮。

“冇有,安裝並調試好後,就冇再啟用過。”戴莎抬手拍拍爐門,開玩笑說:“今天就是它的首秀。首次招待若有不周,還請見諒哦,伊珂。”

這個嘛,我很想說,自己早就見識並享受過它的作品,但好像不太好……

“好了,時間寶貴,我們馬上開始吧。”她打開另一處角落的櫃子,頓時有冷氣冒出。那似乎是一種剛投產不久的新奇冰箱。

仔細瞧瞧,這間廚房擺放著許多說不出名字的新潮電器和廚具,但看起來都很少用過。

“伊珂,需要肉醬嗎?”她已經拿出洋蔥、番茄、蘑菇、甜椒等若乾食材,依次擺到廚台上。那裡已準備好木製砧板和刀具。

“不用,素醬就挺好。”我記得戴莎的偏好比較簡單,回答後,便主動走過去攬活:“我來幫忙打下手,嗯,切碎就好吧?”

“好的,那用刀小心些。”她分彆在兩個燃氣爐灶擺上不鏽鋼鍋。其中,右邊灶位的鍋開始燒水,另一個鍋則先空著。

“來點黃油?”她看向我。

“嗯……沒關係的,按學姐喜好吧。”我回答。

“不用總考慮我的口味啦,我太淡了。”她笑了一聲,在左邊灶位的鍋裡放入一顆黃油,起火加溫融化。

“我也挺喜歡清淡口味的。”我笑著迴應,忙著將各種蔬菜切成碎塊的同時,又想起一個問題:“學姐,1491年那次校慶,你那一屆有表演節目嗎?”

“有的,我那一屆也是被抽中表演的‘幸運’班級。”她開始在左鍋裡加入牛奶和麪粉,一邊加熱一邊攪拌至柔順起泡,再依次加鹽和黑胡椒粉調味。

“那學姐也有參加法學專業的表演嗎?”我記得戴莎說過,她是1491屆法學係唯一的女生。如此獨特,她一定是重點表演角色吧?

“不。我並冇有參加本專業的節目表演哦。”她向我笑著眨了一下眼睛,便回頭專注於攪拌鍋裡已經漸漸粘稠成型的白醬。

這時,右邊鍋裡的水也燒開了,她馬上放入一些麵片開始煮。

“咦?我還以為,學姐也會有很精彩的表演呢……”我已經把各種蔬菜佐料都切好洗淨,並分類擺好到小瓷盆裡。

“讓你失望可真不好意思。那一年的法學係和節目都很無趣,我不喜歡,便不參與。”她將已經做好的一鍋白醬端到旁邊,在原灶位擺上另一個炒鍋。接著,她關掉右灶位的火,撈出鍋裡已經基本煮軟的麵片,浸過冷水後,抹上橄欖油置於盤中。

“這樣麼……”我倒是挺佩服戴莎的灑脫,不喜歡,也不迎合。

接下來是她的廚藝時間。她在炒鍋裡倒入點橄欖油,開始加熱並逐步加入洋蔥末等切好的材料,再擠出一些沙司混合,最後加糖、鹽和各種香料後,改成小火慢煮。

“維尼佳商社,在西北舊城區那邊,對吧?”等待煮醬的時候,她問了我一句。

“是的,好像在西山區那條路第777號的一棟樓。”我不知她想到了什麼,便隨便找話接:“那棟樓剛好是工會所在地呢。話說那個地方可真荒涼,好像那個偏僻山區一樣呢。”

“那棟樓,短時間內被市檢察院光顧了幾次呢。”她看過一眼冒泡中的紅色醬料,走到烤箱前,操作機器開始預熱,同時說:“工會總部可能也要搬家了。”

“啊?”我能大概明白她前句話意思,比如最近,萊特他們肯定是找過維利調查吧?至於後麵的資訊則毫無概念:“搬去哪裡?為什麼呢?”

“上次的庭審結束後,你也聽到巴倫博士的廣場演說吧?那可能就是一個時代轉折點。至於搬去哪裡,我還不瞭解,但肯定不再是‘偏僻山區’了。”她說完後,關掉左灶火源,拿出一個深烤盤容器,鋪上一層麵片並塗抹白醬,再鋪上一層麵片後塗上紅醬,放上一些乳酪絲,以此不斷堆疊,直至裝滿容器。

這是什麼意思……?但戴莎冇有再繼續解釋。

“差不多啦。”她先關掉烤箱,開門放入裝著千層麪的容器,再關好門,拿出一本說明書比照著調參數:“嗯……有點複雜,不好意思,我是文科生出身,機器白癡。”

“要這麼說的話,那我就是理科出身的廚房笨蛋啦,學姐。要是讓我來做飯,這間廚房可能會直接爆炸哦。”說真的,我並不是完全在開玩笑……

“謝謝,希望到時候彆嫌棄我哦。”她笑著調好溫度,開始烤製千層麪。

“哪敢呢,我很期待。謝謝學姐親自下廚!”我馬上迴應。

她點點頭,臉上洋溢著開心的笑容。

漸漸地,一陣陣香味從烤箱中飄揚而出,令人心動。

……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