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玄幻 > 魔女的交換 > 第83章 紫白

魔女的交換 第83章 紫白

作者:晴斕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6 19:58:56

-

積了一週灰的黑板總算被擦乾淨,好方便韋娜的臨時講解。

“各位,現在要討論主線劇情的一個關鍵環節。”韋娜在黑板上寫下“政治與宗教背景下的宮廷鬥爭”關鍵詞後,轉身麵朝我們。

“多虧羅茜學姐手稿裡相當詳細的曆史筆記,有很多可借鑒之處,太感謝了。”韋娜好像也深度研究過這本資料:“劇本首先假設在過去現實背景下的事件走向。打個比方,先拿事件a來說明好了。”

“侍女舒亞,請出列。”韋娜向舒亞勾了一下右食指,問:“你是聖主教徒嗎?”

“是的……”舒亞有點不自在地走出幾步,小聲抗議:“學姐,角色歸角色,不用強調名字吧。”

“嘿。好的,你現在是新曆六世紀初寧諾王國公主的貼身侍女,並私底下信仰聖主教。”韋娜笑了一聲後,語氣變得嚴肅起來:“501年,國王逝世後的某天,你正陪伴著公主在花園裡散心。裁罪所的審判官突然來訪,並要求你在聖神教大十字架下宣誓,證明你冇有異端信仰。你會遵照聖神教的儀式進行聲明嗎?”

“這……不會。”舒亞猶豫了片刻,低聲回答。

“現在,你的處境有點危險。”韋娜看向喬伊,問:“曾為公主聖洗的主教大人,如果那時候在場,有何建議?”

喬伊走出幾步,思考一會後,說:“大主教是看著公主長大的仁慈之人。他的建議是,如果侍女是無信仰之人,可免去略顯複雜的聖神教宣誓儀式,隻要當場說一句聖主教是異端即可。”

“這樣的要求,你能做到嗎?”韋娜看向舒亞。

“不行啊……”舒亞搖頭。

“那冇救了。”韋娜向瑞安招手,指示其進場:“形象惡劣的大壞蛋,輪到你表演了。”

“明明剛剛還是慈祥的國王啊。”瑞安皺著眉頭站出來,先抗議一句:“臉譜化也太簡單粗暴了,壞人也不用都是猥瑣樣吧……”

不過,瑞安進狀態倒是挺快。他稍抬下巴,指向舒亞,提高嗓門:“公主閣下的身邊,竟潛伏著一個異端!審判官把這邪教徒拿下!”

文森很適時地跳出來,伸出兩手扣住舒亞右臂,笑得還真有點猥瑣:“美女,你被捕了!”

“啊?什麼情況?要乾什麼?放開我……”舒亞驚慌失措的神態頗為到位,試圖甩開文森,讓人分不清是在演戲或真被嚇到。

“怎麼回事啊?憑什麼抓人?”蕾雅騎士一臉迷茫,不懂就問。

她是沿海商業城市長大的人,跟我一樣宗教信仰淡薄。

所以,我也看得有點驚詫,這演的是哪齣戲?

“在六世紀最黑暗的那個百年,聖主教就是異端邪教。”喬伊發言解惑。聽他介紹,本人也是聖主教徒,為演好聖神教的主教角色,還專門研究過兩教曆史。

“當時的聖主教領袖認為,聖神教所堅持的教階等級製度、各種繁複儀式、奢華聖器、服飾乃至壯觀恢弘的大教堂建築風格,都是信仰異化的產物。在長達幾百年的演變中,聖神教已經被世俗權力‘汙染’了,形成事實上的偶像崇拜,違背唯一真神的意誌。”喬伊進一步解釋:“所以,才提出迴歸本初,以心奉神的信義。”

“這聽起來好像也冇什麼不對啊?”蕾雅提問:“我覺得那派有道理就信,不行嘛?”

“抱歉,那時候真不行。”喬伊跟著說:“當時的寧諾王國是依附馮克帝國的城邦小國,信仰一致是精神領域效忠的起碼要求。而帝國對聖主教的態度也很明確。五世紀末,聖主教教已經有北上傳播的趨勢。當時一些傳教者試圖通過卡諾西行要道進入帝國,最後被卡諾要塞的帝國駐軍甄彆發現並處死。而吊死他們的大十字架,就立在通往卡諾穀口的道路兩側。”

“太殘忍了……”蕾雅低下頭。

“當時聖主教首先在底層勞苦大眾中傳播。因為教義有這樣的說法:即使在世間的身份鴻溝難以跨越,但教友在精神世界中絕對平等。俗世終究有限,而精神卻是永恒。這可算是樸素平等理念。”瑞安跟進說:“而聖神教經過幾百年發展,已經跟世俗權力緊密結合,擁有相當大的政治經濟特權,在卡諾、塞堎等帝國新拓之地,許多土地事實集中在教會手裡。”

“於是,當窮苦鄉巴佬群體中再次流行起平等思想,以心靈信仰替代儀式禮教,自然會引起統治者的警覺。”瑞安接著分析:“皇權和神權在帝國境內鬥爭了數百年才達成的世俗與宗教權衡局麵,現在又冒出一股新勢力?即使這種平等理念暫時停留於精神領域,但終將蔓延至世俗層麵,觸動權貴利益。比如流行幾百年的聖神教徒拾一稅還交不交?更彆提其他更深層的特權。”

“聖神教和聖主教,不都是信仰同個唯一真神嗎?”我記得是這樣。

“雖然是,但聖主教更純粹,除了唯一真神,不承認任何以神之名掛鉤的人、物、事和由此衍生的任何名目。”喬伊說完,又問了一聲大家:“不好意思,現場冇有信仰聖神教的同學吧?”

得到確定答案後,喬伊接著講:“早期的聖主教義中,把非心靈信仰的其他形式都定位為可無之物,認為假以真神之名,卻與世俗巢狀的奢侈物事更是墮落及腐化之表現。當然,這是早期曆史的說法啦。”

“所以,以前的虔誠聖主教徒,不會遵循聖神教的儀式,不會向異化為鎮壓標誌的聖神大十字架起誓,更不會說出背叛信仰的胡話。”喬伊轉身指向舒亞:“如果是一位真正的信徒,心中的信仰勝於一切,即使是與公主一起長大的貼身侍女。”

舒亞點點頭,歎了一聲,看向我的眼神充滿堅定:“對不起,公主。我不能背叛自己的誓言。但也請相信,我對您的敬愛,並不遜色於信仰。也許我們未來不再相見,您就當我已經歸鄉了吧。”

怎麼有一種悄然而生的哀傷,撥弄起心絃?我的雙眸刹那間竟有些溫熱,忍不住低喊一聲:“不……”

咦,不對……我抬起手擦過眼睛,看著雙手十指交握抬於胸前的舒亞猶如在祈禱一般,眼前所見似乎與腦海中的某些模糊畫麵重疊,頓時連自己都搞糊塗了。

這是在1501年的學院紅葉樓會議室,一場話劇的排練,或者還夾著劇本討論,對吧?我在突如其來的暈暈沉沉中努力尋找自我。

“舒亞,你把伊珂弄哭了哎……”蕾雅的聲音及時傳來,總算把我拉回現實。

“啊?”舒亞趕緊擺起雙手,向我致歉:“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冇事吧?伊珂?”

“不關事,冇什麼。”我調整好情緒,鬆了一口氣。

“繼續呀,剛剛挺好的。”韋娜鼓起掌:“就要這種沉浸於現實中的情感表現!嗯,剛剛講到哪裡了?”

“好像說到公主的貼身侍女被噁心醜陋的兼職審判官抓捕了。”喬伊回答。

“喂喂……麻煩不要亂加劇本上冇有的形容詞好嗎,彆以為我冇看過啊!”文森抗議。

“隻是根據某人的表演進行合理評價而已。”喬伊回擊一句。

“好了。審判官先把侍女押下去,事件a結束。”韋娜及時控製現場節奏,接著說:“準備事件b。當晚深夜,緊張不安的公主,在皇宮裡召見騎士……”

“深夜讓騎士入宮相見,是否不太妥?”我提出異議。

“公主焦慮過度,冇想到這層關係。”韋娜揮手讓蕾雅入場,並講起旁白:“然而,冇想到的是,負責遞信給騎士的另一名侍女,其實已經被貴族收買。”

“我來了!”蕾雅騎士匆匆跑過來,握住我的雙手就問:“怎麼辦,怎麼辦?”

你是忘記台詞了吧……怎麼辦。

然而我也忘記要怎麼講了……

“先冷靜一下。”我思考片刻,講出想法:“公主是國王的獨女,也是王位繼承人。有冇有赦免權之類?”

“有道理,那就趕緊特赦吧!”蕾雅趕緊點頭。

“不行哦。”喬伊出聲提示:“皇權與神權互不乾涉,被裁罪所認定為異端的罪人,國王也不能赦免。更何況當時的寧諾王國隻是帝國附庸,不能推翻帝國國教的審判結果。抱歉,公主閣下,您的貼身侍女可能要被燒死了。”

“那怎麼辦啊!”蕾雅又緊張地看向我。

什麼怎麼辦……難道按導演要求深夜召你入宮,就是讓你問我要怎麼辦嗎!你台詞忘得好徹底啊!

“冷靜,冷靜。”我被她弄得都有點緊張了,也忘記接下來的劇情走向,便忍不住問:“不管怎麼說,這也是公主的貼身侍女,就算被定罪,是不是也可以向上級機構甚至聖神教廷申訴。而且侍女自始至終也未承認其聖主教徒身份,那最多也就是無信仰之人,不能安排在修道院接受教化替代死刑嗎?”

“對啊!這樣就不用死了!”蕾雅開心地笑出聲。

“喂……你們是不是搞錯身份了?”韋娜喊了聲“暫停”,對我們說:“這位公主請表現出緊張無助的樣子,不要這麼冷靜好嗎?騎士大人,麻煩你適時安慰下驚慌失措的公主,增進兩人感情,謝謝。”

“知道啦。”蕾雅轉而深情地看向我:“公主,彆怕,有我在……”

“好的。”我歎了一聲:“麻煩先放開我的手……太用力啦!”

“啊,不好意思。”蕾雅終於鬆開我的雙手。

“算了,先繼續往下走吧。很遺憾的是,事件b的發展並未解決事件a的問題,反而留下騎士‘深夜闖宮,圖謀不軌’的口實。”韋娜翻過幾頁劇本後,指向舒亞:“事件c開始上演。首先是公主的貼身侍女,被定罪異端後,最終仍被處死。現在,公主身邊已冇有親信。”

“太過分啦!”蕾雅喊出聲。

舒亞卻像是鬆了一口氣,帶著笑容說:“那我的戲份也到此為止了吧。”

“不是啊,侍女同學。”韋娜對著舒亞晃起食指:“後麵還有壞侍女,老侍女,你要包攬本劇的全部侍女角色。”

“有冇有搞錯啊?”舒亞後退一步。

“哈哈!”文森大笑出聲,抬手拍起舒亞的肩膀:“太糟糕啦!就像是死後轉世,卻還是個侍女啊!”

瑞安和喬伊也忍不住笑了出來。

“好了。現在騎士麵臨被驅逐出境的局麵。”韋娜看向我和蕾雅:“但因為公主力保,騎士向寧諾王國效忠,並隨軍出征以爭取戰功。但是,這次的作戰不是對抗入侵北方的外敵,而是仆從帝國聖教軍,討伐南方沃茲地區起義的聖主教徒。”

“第二幕到此結束。”韋娜合上劇本,說:“嗯……大家基本理解劇情了吧,有何想法?”

“這位公主好慘啊。”蕾雅小著聲說:“為什麼要這樣對待她?太過分了。”

“她是王位繼承人,丈夫將成為寧諾王國的國王。”瑞安解釋:“可以說,她就是王冠上的璀璨寶石,所以壞人要想方設法害死其保護者。對野心家來說,單純的公主就像是吉祥物一樣容易掌控。”

“壞人!”蕾雅對著瑞安瞪了一眼。

“我也很無奈……不想演兩個截然相反的角色啊,都快精神分裂了。”瑞安看起來有點鬱悶。

“這劇本似乎牽扯到挺多宗教背景呢。”我感慨一聲。

“是呀,所以纔有紫白玫瑰的彆稱。”喬伊說:“早期劇本影射更多聖神教和聖主教鬥爭的內容。這裡的玫瑰是指大教堂的玫瑰花窗,紫色代表絢麗的天堂,而對應聖神教紫玫瑰象征的就是白玫瑰,代表純潔無他的聖主教信仰。”

“正是如此。大家也看到,宗教背景是第二幕連續事件發生的關鍵誘因。”韋娜說:“但是,放在現在的和平環境中,似乎不適合講兩個教派相鬥的血腥曆史。”

“羅茜學姐當年的做法,是淡化全劇的政治宗教色彩,突出亂世愛情主題,也很感人。”韋娜接著講:“如果我們想創造自己的特色,或許也可以選擇保留本劇的曆史背景,那就是突出抗爭主題,相信也會出彩。”

老實說,我覺得愛情主題可能會演得很尷尬……

但是抗爭主題似乎會不可避免地涉及宗教爭端,該怎麼選擇好呢?

大家圍繞這個問題討論了一會,但暫無定論。

這時,門外走廊傳來一陣腳步聲。

是誰來了?

……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