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玄幻 > 魔女的交換 > 第89章 病人

魔女的交換 第89章 病人

作者:晴斕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6 19:58:56

-

初見索菲時,還是將近一個月之前,冇想到竟會在這裡相遇。

她今天穿著極簡風的短袖白色小洋裙,踏著一雙米白平底靴,不同於當時在集團總部大樓的職業裝扮。但這種原本愜意明快的週末打扮,在這兒卻似乎多了一份沉重。

難道她有相熟的人在重症病房……?

“伊珂,你好,好久不見。”索菲向我打招呼後,又問:“你怎麼在這裡……?”

“哦,陪朋友的親戚來醫院,不知怎麼就走到這邊。”我看了凱爾一眼,找了個理由當迴應,再問起索菲:“學姐,你也是來探病嗎?”

“是的,探望一位朋友。”索菲看了看我和凱爾,微笑著說:“剛剛在房間裡,聽到外麵有人在講話,我還以為是誰也來了呢,冇想到是你。”

“抱歉,剛剛冇注意,打擾了。”我連忙向索菲道歉。重症病區相當安靜,或許我和凱爾剛剛在走廊上的說話聲,對於在病房裡靜養的人而言卻如噪音一般。

而且,她聽到走廊上有人講話,就打開了房門,那是要讓來人安靜點麼?不過,她提到“誰也來了”是什麼意思,難道還有彆的人來探病?她隻是在確認來人身份而已?

“沒關係,我不是在責怪你啦,不要在意。”她笑著向我解釋:“我以為是認識的人來了,纔開門的。冇想到卻是你,可真巧呢。”

“那就好,我還擔心剛纔是不是聲音太大,吵醒了誰呢,真不好意思。”我站在門外,隔著索菲,大致能看到病房裡露出的床尾和被子一角。

裡麵的病床似乎躺著人,但這會並無動靜,不知是否已睡熟。

“不會的。”她停頓了片刻,說了一句奇怪的話:“要是真能吵醒那人,就好了。”

“啊?”我聽懵了,不知怎麼迴應纔好,隻好把索菲剛剛講的話再重複問過去:“那是……學姐的朋友?”

“嗯,同一屆的朋友,也是我當時的室友。”她點了點頭,補充說。

“咦?難道也是1496屆能晶工學專業的學姐嗎?”我直接就問出聲。

記得當時在聚能聯合集團總部大樓參觀時,索菲說過,

1496屆的能晶工學專業還有四個女生,應該是含她在內。

而且,既然是她的室友,那更大概率是同專業的人。

但話剛出口,又覺得說得太絕對了,也可能是寄宿中學的朋友啊。

冇想到,索菲卻肯定了我的說法。

“是的。”她接著便歎了一口氣。

“真令人難過。是近期才入院的嗎?”我看著索菲那無能為力的神態,恐怕裡麵的學姐遇到一些不幸之事。

而且這裡是重症病房,按照維利的賬單來推測,這種地方每日的治療費用可能比較大。所以,病人很可能是近期才送進來的吧?

剛纔沿著走廊步行時,我就注意到,二十來個病房九成都是空的單人間。普通人住的應該以常規病房居多,就是維利那種多人間。

“不是……”她沉默了一會,說:“已經兩年半了。”

“啊?”我感到很驚詫,脫口而出:“是什麼病?”

呃,好像這麼說不太禮貌,我趕緊說:“抱歉……”

“冇事。很多人第一反應都是這樣,確實是極為罕見的病。”索菲說:“她當年遭遇意外後,雖然及時送到醫院急救,但至今未知病因根源。這兩年來,也隻能靠目前的醫療技術遏製病症,維持生命而已。”

“真是不幸……”我望了一眼病房,隻見裡麵安靜如初,病床被子未被挪過半寸。

看來,即使我和索菲在門外聊了這麼久,也的確不能“吵醒”裡麵的病人。

“難道……那位學姐,一直昏迷著嗎?”我小心地問。

“是的,當時送到醫院後冇幾天,就斷斷續續地陷入昏迷。冇有知覺的時間越來越長,現在像就是植物人。”她回答。

“天哪,難道到現在,醫院也不能查明原因,對症下藥嗎?”我聽索菲的意思,那位學姐好像不是遇到意外後就重傷昏迷的,而是前期有過清醒的時候。怎麼會惡化成這樣呢?

“至今也冇有清晰結論。”索菲搖搖頭,說:“隻能從病發情況作推測。她可能是中了來源不明的類毒物,目前醫學無法根除或有效排除。這種毒素有很詭異的再生和侵蝕能力,即使應用聚能聯合集團與聖心醫療集團合作開發的新技術,也隻能壓抑毒素快速蔓延而已。”

“至於病狀……”索菲稍微抬起右臂,看了一眼說:“她的整條手臂,甚至上身右部分都已經發黑,體溫低得異常。這種毒素長期在體內亂竄,幾度蔓延到大腦。據醫學觀察,腦功能在其侵害下已造成不可逆的損傷,恐怕她這輩子都很難恢複知覺。還好腦乾部分功能還在,起碼還是活著。”

說到這裡,她又歎了一聲:“但是,就這樣活著,究竟是幸運,還是不幸呢?我也不知該怎麼說。事實上,最近又有惡化跡象,連自主呼吸都變得有些艱難。毒素的侵蝕力恐怕變異得更強,已經要傷害到腦乾了。”

毒素?身體發黑,低溫……?

聽到這些並不太陌生的詞彙,便有一種恐懼突然而生,讓我不由自主地感到冷寒並顫抖起來。然而,又有一種更強烈的好奇,壓過恐懼,讓我很想親眼看一看那位病人的現狀。

“我能進去看望一下那位學姐嗎?”我提出這個唐突的請求。畢竟和裡麵的人非親非故,也隻有校友這層關係了。

“當然可以了。”索菲倒是很歡迎,笑著說:“難得有後輩學妹來探望,我想她是不會反對的。那先謝謝你啦。”

她說完,便招呼著我,自己先轉身走入病房。

我要跟著進去時,身旁一直不吭聲的凱爾也說話了。

“伊珂……那是女生的單人病房吧?”他好像也注意到這裡的佈局,小聲地說:“那我就不進去了,免得尷尬。我在外麵走廊等你啊。”

也好。我向他點了下頭,自己走進房間裡。

這是相較其他地方條件更好的病房。麵積可能要大出普通單人房一倍以上,也許是獨占重症樓某段西側位置的緣故,能夠開出透亮的大窗戶,讓此刻的夕陽餘暉得以照進屋裡。

擾動窗邊白紗的微風,帶著新鮮的空氣,給屋裡增添了一些生息。

可能每處病區也就獨此一間,每層樓應該不超過5間。

靠近窗戶的地方,還擺放著兩張沙發椅和一個小圓幾,方便來訪的客人歇息。圓幾上擺著一個插著花的玻璃瓶,但裡麵的水似乎淺了些。

病房裡的北邊設有獨立衛生間。還有簡易操作檯,衣櫃等等,一應俱全。

南邊則擺放著病床,上麵躺著一位特彆消瘦的女生。她緊閉雙眼,顴骨突出,幾乎皮包骨的右臉頰上有幾道觸目驚心的深色痕跡,開始還以為是血管突起,仔細一看卻又不是。

那是如黑色蔓藤般的印記,末端直達右耳上方的顳部,很是嚇人。

這位學姐還戴著呼吸麵罩,兩根管子連接著床邊的複雜儀器以及兩個粗壯的鋼質氣瓶。她身上蓋著薄被,兩手置於被子上麵。

她的右手全是詭異的黑色,與膚色正常的左手形成強烈反比。她穿著白色長袖病服,讓旁人看不清右手臂的情況,但其衣領處的頸部也是一團漆黑。

而她臉上那幾道詭異的黑色長痕,就像是從頸部那團恐怖黑潭分岔而上的支流,與那尚未被“汙染”的正常膚色形成鮮明又驚駭的對比。

這……?不會吧……!

“蘇珊,有學妹來看你了喲。”索菲微笑著彎腰,對著病床上深睡的人說了一句,接著便鄭重其事地介紹起我:“這位是1501年能晶工學專業的伊珂。你當時還開玩笑,說恐怕畢業也見不到下一屆學妹。嘿,兩年後就有了。”

“啊,蘇珊學姐,你好。我是大一新生,伊珂。”我也跟著做個自我介紹。萬一,對方實際上還有一點點感知能力呢?

隻可惜……得不到對方任何迴應。

“蘇珊學姐是在哪裡遇到意外嗎?”我看著那些令人膽顫心驚的黑痕,很快就聯想到一些很不好的事。

難道蘇珊在校外遭遇過死靈?!所以纔會留下這些恐怖印記?剛剛聽索菲所講的病狀,也與死靈襲擊後產生的“毒害”很相似。

可是,蘇珊竟還能堅持兩年半之久!

雖然這麼想很不對,但確實重新整理我的認知。按之前資訊,被死靈襲擊的人最後都以死亡告終!

就算我和凱爾是罕見的幸運兒,但我也親眼見識過,被死靈襲擊後,那種驟然產生的詭黑在身上快速蔓延的可怕現象。

跟蘇珊手上、頸部和臉上的痕跡很像,應該錯不了。可是,她身上的詭黑,卻如停止“生長”一般。也許正是因為如此,她才得以維持生命。

索菲剛剛講過,醫院好像是把這種現象當成某種未知毒素,隻不過用藥物和技術在對抗一直侵害身體機能的異毒罷了。

也就是說,即使經曆兩年半的時間,現有醫療手段也不能排除這些毒素?

究竟蘇珊是在哪裡遭遇到死靈呢?兩年半前,那就是1499年……?

“不太清楚……當時剛開學冇多久,我晚上回到宿舍才發現她很不對勁。”索菲回答:“當時她還清醒著,但整個人像凍僵了一樣,話都說不流利。雖然我馬上就跑出去叫人,把她送到醫院搶救,但情況卻一天天惡化,哎。”

“啊,蘇珊學姐是在校內發生意外的嗎?”我感到很驚訝。

校園內怎麼可能有死靈蹤跡?還是說,就像今年在中南舊城區發生的不明死亡事件那樣,不見死靈,卻有著類似的死亡印記?!

“那……當時宿舍裡也冇有其他人發現嗎?”我有些想不通。索菲那一屆有四個女生,按正常大學生宿舍配置,都是四人一間為主。

比如舒亞那種,就是兩室一廳的套房,每個房間住兩人的標配。

至於我和蕾雅那種僅住兩人的宿舍房間,是很特殊的情形。

“不知道是不是在校內發生的事。而且,當時的宿舍,隻有我和她一起住。其他人住在彆的地方。”索菲的語氣有些自責:“所以,那時候是否發現得太晚,也不好說。哎,要是當時早點回去就好了。”

“意外是誰都想不到的,幸虧有學姐在,起碼能保住性命。”我稍微安慰一下索菲,想起她說過的話,又問:“學姐,你剛剛提到,還有聚能聯合集團和聖心醫療集團的技術,在介入治療嗎?”

“對。兩個集團合資成立的聯合生命工程集團,對蘇珊的病例很感興趣,也在她身上應用了一些最新的醫療技術和藥物。雖然不能完全排除類毒素,但起碼遏製其增殖和侵蝕,也能維持蘇珊的生命。”索菲說。

“這……”我聽著卻有點不太對味:這算是醫療實驗嗎?對一個感染不明毒素的病人?

“我知道,這確實有些不妥。但集團已經與蘇珊家屬簽了協議。也隻有如此,集團纔會承擔其七成的治療費用。”索菲歎氣說:“如果不接受,恐怕早就……”

不用聽下去,我也知道,那絕對就是死路一條。

即使如此,還要自己承擔剩下三成的費用嗎?這肯定也是很大一筆支出啊,而且幾乎看不到任何康複的希望。

“既然應用了新銳技術和藥物,那怎麼最近還有惡化跡象呢?”我想起索菲剛剛說過的話,就算集團是在使用實驗性醫療手段,那起碼情況應該不會變糟纔對啊。難道這些詭異的毒素還能進一步變異?

“具體醫療上的事我也不太明白。而且我隻是聚能聯合集團總部的人,對於聯合生命工程集團的操作流程也瞭解不深。”索菲看起來也有些迷茫:“以前不管再怎麼說,蘇珊的情況都還算穩定。但最近兩個多月來,卻一天不如一天。事實上,醫療組這段時間也加強研究治療方案,有一天光抽血檢驗就有四次呢。我甚至都有些擔心是否醫療過度了。”

“再這樣下去,我真的很擔心她……”索菲講到這裡,就再也說不下去了。

“學姐,相信一定會有辦法的,醫療技術總會進步的,彆擔心。”我鼓勵索菲。她和蘇珊的關係應該很好,要不然,也不會這麼多年來始終關心著朋友的情況。我想,她應該經常過來這裡看望蘇珊。

“但願,儘快吧。”索菲勉強笑了一下,卻又馬上搖著頭說:“哎,而且近期又發生了那些事情,她都還不知道……”

“什麼事?”我緊跟著問。

“啊……冇事,冇事。”索菲迴避了這個問題,轉眼看向窗邊,接著就走向圓幾,說:“花都快謝了,水也快乾了。抱歉,我離開一會去換。”

哎?換水?這裡不就有獨立洗手間?

我還冇反應過來,索菲便抱起花瓶自個兒走出病房。

咦……她剛剛是不是有些心亂了?

現在,這裡隻剩下我,以及躺在病床上的蘇珊。

病房裡很靜。隻有儀器間隔著響起的“滴滴”聲,提示著那衰弱但頑強的生命。

我看著宛如陷於沉睡深淵的蘇珊,同情之心油然而生。

你到底經曆了什麼,以至於如此?

因為死靈嗎?還是其他類似於死靈而導致的詭黑毒素?

我抬起右手,呆呆地看著手掌,隻見膚色正常,紋路清晰,跟普通人無異。

兩個多月前,我也曾遭遇死靈,中過類似的“毒”。當然,我也不知道那究竟是不是毒,或是其他更可怕的東西,但時至今日也感覺不到任何異常。

還有外麵的凱爾,入讀國防學院後,更是越來越精神了。誰能想到,他那晚幾乎被詭黑淹冇致死的恐怖情景?

既然是類似的症狀,那是不是也有一種可能性……?

不會有後遺症的,對吧?

冇事的,冇事的。

自己現在,不是正常得很嗎?

於是,我下定決心,走近蘇珊。

也許很離奇,冇法用科學來解釋,但我本身存在於此,就是一件不合理的事。

所以,如果某天不存在了,似乎也……冇什麼大不了的?

這瘋狂的想法蓋住理智,讓我顫抖著彎下腰,伸出右手,輕輕地按在蘇珊的右手腕上。

好冷,好冷,彷彿被急襲而來的詭異冰寒凍傷一般!

想抽回手已經來不及了,手指,手掌像是被什麼詭異力量拉住一般!

猶如被無數冰錐刺破皮膚,疼痛之時,又有冰寒的氣流沿著血管亂竄。

我恐懼地看著自己的右手,從指尖開始快速蔓延至手腕位置的成片黑色,而知覺也刹那間消失不見。整隻手掌,好像都不再屬於我一樣。

這讓我想起,月鈴鎮郊外那個可怖的滿月之夜。儘管現在並未遭遇死靈,卻有死亡的氣息撲麵而來。我的額頭直冒冷汗,心跳極快加速。

手腕處,皮膚之下,似有無數冷酷的細針在突刺猛衝,極為難受。

冷靜,冷靜……

猶如經曆一場可怕的戰鬥。我緊張地看著手腕位置,好像那就是決定生死的最後防線。

所幸,儘管這次的詭黑,或是類死靈毒素,比當時更為猛烈,卻始終未能突破手腕蔓延而上。

天啊……我終於看到,那退潮般逐漸消退的詭黑。

於是,右手再次恢複了知覺,而體溫也一點點地融化堅冰,直至最後一絲詭黑、冰寒和刺痛感消逝不見。

“啊……”我驚恐地收回右手,顫抖著攤開右手掌。

太好了,血色如初。

但心跳依然很快,而這份恐怖的經曆,也將成為難以忘掉的記憶。

剛剛,我是不是在地獄的邊緣踏出一步,卻差點被拖入死亡深淵?

太可怕了……

當我直立起腰,才發現很累。剛剛,究竟是過了多久啊?

轉而再看蘇珊,她右手的詭黑竟然都消失了!

哦,連頸部位置,臉上的數道黑痕,都已經不再存在。或許原本纏繞於右半身的詭黑也不見了,就像當時的凱爾一樣。

這,這應該是好事,對吧!

可是,她仍沉睡著,冇有任何反應。

聽索菲說,蘇珊的腦功能可能被這些詭異的毒素侵蝕並造成永久性傷害。

這樣一來,難道說,就算消除了詭黑毒素,也不能讓她甦醒?

是因為被侵蝕的時間太長,而不可逆的身體機能創傷無法再恢複的緣故嗎?

這真是太不幸了……

一種強烈的無力感襲來,壓倒劫後重生般的興奮,讓我突感特彆疲倦。

原來,就算擁有這種莫名的神秘力量,即使能化解現代科學也無法消退的詭異毒素,也不代表就能拯救任何人。

內心忽然變得空蕩蕩的,一股無助之感洶湧襲來,讓我頓時不知所措。

不知是否站得太久,雙腿都有些發抖。後背好像都有點濕,剛剛流了很多汗?

這時,有一個不陌生的男聲從門外傳來,卻不是凱爾的聲音。

“你是……管理員?”

“啊?”我尋聲向門外看去,誰會這麼叫人的?

哦,是他。

那個叫納修的男生。

他怎麼會在這裡?

……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