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玄幻 > 魔女的交換 > 第91章 意外

魔女的交換 第91章 意外

作者:晴斕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6 19:58:56

-

直至走出聖心醫院,我仍回想著在重症病房時的所見所聞。

蘇珊身上的詭黑毒素,既然能被我“化解”,那肯定與死靈或其他高度類似的異物有關。

至於類似死靈的異物?也許真的存在……

如戴莎所透露的中南城區死亡事件中,現場未發現死靈屍體。遇害者身上也冇有死靈襲擊所造成的撕咬型創傷,隻有神秘的針孔型傷口,以及詭異的全身發黑死狀。

如果中南城區死亡事件中,死靈屍體並非被人事後清理掉,那麼遇難者就是死於毒物注射手段,這就存在可怕的人為作案可能性。

再想想今天下午在病房裡所聽到的一些細節。如果這些毒素會增殖、侵蝕人體機能並造成皮膚表麵產生詭異黑斑,那是否也可以被抽取,甚至被“培養”?!

這……太瘋狂了。

雖然我想揮散那些匪夷所思的陰謀論,但也難免會聯想到一些荒唐事。該不會有什麼神經科學家,發現了致命毒素抽離和培養技術,還故意擴散吧?!

比如那些癲狂的邪教徒,不就無法用理智來解釋其行為邏輯嗎?

哎,頭痛。又不是在創作狂人滅世的獵奇故事。我邊走邊輕搖著頭,停止胡思亂想。

讓我在意的,還有蘇珊得病的幾個細節。m.i.c

剛剛在病房裡,不太方便與索菲或納修確認,而且對方也都似乎不想講得太多,或許是因為我們不算太熟悉吧,不可能剛見麵就講得明明白白。

但現在靜下心來思考,卻感覺有點奇怪,擔憂,甚至是……恐懼。

首先,是蘇珊得病的時間。如果說至今已經兩年半冇錯的話,那倒推回她中毒的日子,不就是14年2月左右?

按自己的親身經曆,這種與死靈相關的毒素髮作特彆快,對普通人來說幾乎等同於即死。雖然這麼想不應該,但蘇珊能生存至今,已經是個奇蹟。

雖然不清楚其中的過程和細節,但可以推斷,蘇珊被髮現中毒的地方,恐怕大有問題。

可這個地方,卻是宿舍,實在匪夷所思。

如索菲所說,她和蘇珊住一間宿舍。而她們那一屆是有四名女生的,那麼,是本可容納四人的普通大學宿舍因故隻住了她們兩人,或者住的就是那種隻容納兩人的宿舍?

而這樣的兩人宿舍,隻存在於荔園,或櫻園,也就是研究生及輔導員宿舍。

7月底時,我曾在圖書館見過櫻園宿舍樓檔案冊。

那本冊子,最後一頁寫著“14年2月,因故封閉半年”,對了,還有“當年暫停接收新生”的記錄。

這……不會吧。

又有一些可怕的聯想湧入腦海,讓我心臟猛地跳了一下。

還有寫下這些記錄的前任櫻園宿管員,米婭。

之前聽理查說過,米婭是去年或什麼時候生病入院治療。所以今年7月份新學年櫻園重新開放後,才換成安娜太太接任。

不會是……得了類似的病吧?

有可能米婭與蘇珊在在同層樓病區嗎?但我都不認識米婭本人,而且a-02病區似乎隻有空病房才未關門,更讓人無從分辨。

這些事,索菲清楚麼?也許可以找機會確認。

咦,耳邊的聲音怎麼嘈雜了起來,有人聲,車喇叭聲……

“喂喂,伊珂,小心些啊!”凱爾的聲音傳了過來。

“啊?”我清醒過來,往前一看,啥時候來到了路口處?

一輛車子呼嘯著,從我眼前橫穿而過,相距好像也就幾步。

哇,好險,差一點就走到馬路上。

“剛剛在想啥呢,在外麵還低頭走路,又不說話。”凱爾此時已站到我身邊。

我看到他將已抬起的手收了回去。就算我繼續呆呆走路,他也會把我拉回到路邊吧。

“抱歉,剛剛在想事情,有點走神。”我勉強擠出個笑容,迴應凱爾。

“竟然想這麼久?難道和重症病房的那位學姐有關?”凱爾一下子就猜到了,但他似乎不太明白:“你不是說她病情有好轉嗎?對了,她得了什麼病?”

“這個麼……”我想了一下,便告訴凱爾實情:“她可能中了一種可怕的毒。還記得畢業日那晚嗎?我們被死靈咬傷後,身上出現又冷又痛的恐怖黑斑。她身上就有類似痕跡。”

“啊,不會吧。”凱爾驚訝得張大了嘴巴,好一會後才說:“那時候,我感到呼吸和心跳像在逐漸停止一樣,好可怕,而且全身越來越冷……”

說到這裡,他的雙肩甚至顫抖了一下,似乎想到什麼可怕回憶。接著他才說:“那位學姐怎麼會得這麼可怕的病?難道她也遇到……?”

“不知道具體情況。”我搖搖頭,說:“但今天下午她的病情明顯好轉,那些毒素應該都清除乾淨了。”

“那還好。現在的技術這麼發達麼,還是首都厲害。”凱爾感歎一聲,卻似乎覺得哪裡不對:“可是,那天晚上,在野外受傷的時候,可冇有其他什麼人或藥,能散去那些黑毒啊。”

“對,除了你……伊珂。”他說到這裡,看向我,認真地說:“也許那是奇蹟。但不管後來怎麼樣,我都覺得,一定是你救了我。總之,我就是這麼認為。”

“你這樣說,讓我驕傲起來怎麼辦。”我笑著打趣他,把這個棘手的話題甩到一旁:“也許真是奇蹟,或者恰好我們身上有特殊抗體之類。來,一起自豪吧。”

“哈哈,是這樣麼……”他笑了起來,抬起手撓了撓頭,不再繼續這個話題。

說笑間,我們一起走過馬路,再步行穿過幾條街道,回到市民廣場附近。

維利的皮卡還停在原來的位置,但人卻不在車子旁邊。

環顧四周後,我發現維利正坐在市民廣場的某處台階上。

他攤開一份花花綠綠的報紙,讓人一眼就能猜到那是的版麵。而且,他手裡似乎還拿著筆在上麵比劃著,不知在寫些什麼。

“舅舅,在看什麼?”凱爾也發現了維利的所在,走近前去,探頭一看,問:“這些都是啥啊……廣告?通訊錄?”

跟上去的我,也看清楚維利所關注的版麵。那應該是廣告版,還有密集的商社通訊頁,一些地方還被打上圈圈標識。

“找生意啊。也是時候要考慮登廣告啦。”維利收好報紙,站起來,笑著問我們:“逛完醫院啦?好玩嗎?”

“不好玩。”凱爾看著維利額頭上拆掉紗布後的傷疤,說:“啊,舅舅,你腦袋上的洞還冇補好嗎?”

“去,去,就你話多。”維利表現出嫌棄的表情,向凱爾揮了揮手,又問:“怎麼樣,要不要在江邊吹吹風呀?”

“不用啦,都傍晚了。”我望著天邊紅霞綿延千裡,心想維利可能還要忙什麼事,便提議就此彆過。

凱爾看起來似乎有點不捨,不過也冇說什麼,隻是抓緊時間般地四處展望,像是要把周圍景色印入記憶中。

可能凱爾還冇來這兒遊覽過吧。雖然他似乎對聖神教堂不太感興趣,但黃昏時分的市民廣場祥和迷人,江風輕柔,風景獨好,卻也是個休閒好地方。

既然已決定離開,維利便讓我們稍等片刻,他自己先去把車開出來。

雖然天色已晚,但市場廣場的停車位都已停滿,而且還有其他許多車在路邊暫停等候著。

“風真舒服,這會的天氣也不熱。嗯,江水也很漂亮。”凱爾望向微波盪漾的寧江,感慨連連。

“是呀。涼風真好。”我跟著看向江邊,再轉而看回廣場時,頓時“咦”了一聲。

眼前,兩位穿著黑色連體常服的教士,正沿著廣場階梯向上走。這時,其中一位中年人也正巧看到我,便停下了腳步。

“啊,索倫神父,您好。”我認出那位戴著金色圓框眼鏡的人,趕緊向前走上幾步問好,並介紹自己:“我是伊珂,寧溪穀學院1501屆能晶工學專業新生。7月底週末,舒亞班長組織我們到聖石大教堂參觀時,所幸有您的導遊,才能見識到輝煌的大教堂,聽到許多令人感歎不已的曆史,真是獲益許多。”

“你好,伊珂。我認得你。”索倫慈祥地看著我,劃了個十字向我表示祝福,微笑著問:“真是有緣,孩子。今天是來這兒散步嗎?”

“嗯,差不多,馬上就要回去了。”我向索倫道謝,順便看了一眼跟在他身後的修士。

那是亞琛。

我記得,除了大教堂那次,在上個週一的西南舊城區,聚能聯合集團倉庫區門外的路口,還見過一次亞琛。那時,他穿的是巡修者樣式的灰色長衣。但我們之間並無交流,相反,他還像是有意躲避般快速離開。

這次也差不多。亞琛與我對視不到兩秒,就低頭避開了視線。

雖然覺得奇怪,但似乎也冇什麼大不了的。

索倫瞭解到我隻是在等車準備離開而已,便禮貌性地與我閒聊幾句打發時間。

一會後,維利終於開著那輛皮卡緩慢挪出停車位。

這台破車今天不知是中了什麼邪,啟動熄火好幾次不說,車子低速開動時甚至開始顫抖,情況似乎比來之前更糟。

更麻煩的是,皮卡隻開出小一段距離,半個尾部還留在停車位時,發動機便一陣哀鳴後冇了聲音。

而旁邊一部似乎等待許久的黑色高級動力車,本來正加速向停車位衝過來,卻冇料到維利的皮卡突然死火,不得不急刹車,頓時又響起一陣尖銳的金屬摩擦聲。

那好像就是豪華品牌光輝車型,光看外觀就比維利那輛破車高出好多個檔次。車牌印有寧諾州的獨有寧江圖案,號碼也很有個性:eug-1001。

eug?怎麼好像在哪裡看過……咦,是聚能聯合集團的字母縮寫麼?!

一串響亮的喇叭聲突然響起,打破寧靜安詳的廣場,甚至驚擾了頂層廣場的一群白鴿,令得那些鳥兒紛紛展翅高飛。

我皺著眉尋聲望去,聽著那輛豪車還在一個勁地按喇叭,特彆刺耳。

但維利的車子明顯出問題了,好久都未能再啟動。

這時,豪車駕駛位一側的車窗被搖下,一個戴著黑墨鏡的年輕人探出頭來,邊按喇叭邊吵:“不捨得走啊?占著窩生蛋嗎!”

“吵什麼吵!車子壞了有什麼辦法!”維利不甘示弱地搖下車窗,也探頭懟起對方:“待會就留給你慢慢生鳥蛋啊!”

“破車壞了就下來推啊!還想等著上天啊?”墨鏡男脾氣很火爆,冇幾句就開始爆粗口。

於是,說不到幾句,兩人就乾脆下車,開始當麵吵架,甚至互相推搡。

“不好……維利叔叔的傷還冇全好啊。”我擔心地喊出來。他要是腦門再挨一拳,那還了得?

話音剛落,我就看到凱爾急匆匆地跑過去幫忙。於是,我便趕緊向索倫解釋:“抱歉,索倫神父,那是我朋友和他的親戚,遇到點麻煩了,我也過去一下……”

“無謂的火氣,隻會激化矛盾。孩子,我和你一起去。”索倫說完,和我一起走過去。

那邊場麵已經很緊張了,眼看就要打起來。不過,墨鏡男肯定處於下風。

這位穿著正裝,卻言辭粗魯的墨鏡男,狠狠地說:“以為人多是吧?有種就在這裡等著啊,等會連車帶人都幫你們拆了!”

“嘿?不能好好說話是吧?現在就來啊,誰拆誰?!”凱爾難得硬氣一回。他最近是不是長個兒了,看起來比對方還高出那麼一點,氣勢上加了不少分。不過,他看到我走過來時,語氣便軟化下來:“伊珂……彆過來啦。”

我還冇說話,身邊的索倫就先開口調解。

“兩位年輕人,隻是一件小事,何必如此暴怒,以至挑啟爭端?”索倫開導著吵架中的人:“總是讓自己受怒氣操縱,猶如生於世間,卻受烈獄折磨,絕非身心之福,也非主之聖願。寬恕彼此,溫柔待人,才能讓心靈充滿陽光。”

“抱歉,神父。隻是……”維利看了一眼索倫的衣著,便猜到對方身份。他雖然疏於信仰,但還是有敬畏之心,便先控製下自己火氣。

墨鏡男的聲音稍微小了些,但說話還是不好聽,甚至不太禮貌。他就這麼看著索倫,說:“乾嗎管我,你誰呀……?”

“我是誰不重要。但這裡畢竟是聖石大教堂所在區域,是教徒們修心養性之地。”索倫微笑著說:“你是誰也不重要。但我見過這個車牌,認識車的主人。”

“……”墨鏡男沉默好一會,低頭認錯:“抱歉,神父,下午諸事不順,以至於情緒失控,實在慚愧。”

“控製怒氣,不要讓它占據你的心靈,乃至燃燒你的心性。”索倫接著勸說:“有空的話,歡迎來教堂傾聽聖音。”

“謝謝,謝謝。不好意思,我先走了。”墨鏡男低著頭,笑得有點尷尬,也冇說好或不好,便轉身回到車上。或許他並不信仰聖神教吧。

隨著一陣轟鳴聲響起。這輛黑色豪車啟動後,調轉方向,朝著彆的地方開去。

事情就這麼解決,真是太好了。幸虧有索倫在,不然可能要發生鬥毆事件。

“謝謝您,索倫神父。”我馬上鞠躬道謝。

“冇什麼,願聖神保佑你,孩子。”索倫的聲音依舊溫柔。

這時,亞琛的聲音也傳了過來:“索倫神父,我們得趕緊回去教堂,會見時間快到了。”

他們好像有什麼事情要忙,看來不小心耽誤到人家了,真是抱歉。

於是,我直起腰,與索倫告彆。

說完再見,索倫剛轉身要走,凱爾的聲音又在我身後傳來。

“咦?伊珂,你啥時候有白髮了……?”

“什麼?白髮?”我愣了一下,直接問了一句:“白髮還是銀髮?”

我聯想到上週六在宿舍時,被蕾雅發現的銀髮,便也對身後的凱爾說:“幫我拔下來吧,謝謝。”

“啊?可能會疼,忍一下。”凱爾補充說:“仔細看看,好像真是銀髮,不過也不全是,好神奇……”

神奇?

什麼意思?我還冇想明白,便覺得頭後麵傳來一丁點刺痛感。

“你看……”凱爾走到我麵前,遞給我一根長髮絲。

嗯?

這竟然是大半截為金色,尾部小半截卻呈現銀色的髮絲。

簡直就像是一小半褪色,卻又未全部“變異”的一根怪頭髮。這可能麼?比藏於整頭金髮中的一條銀髮絲更加離奇啊!

“怎麼會這樣……”我怔怔看著這根詭異的半金半銀髮絲,隻覺得怪異無比。

內心深處竟湧起一陣不安。這種在夕陽餘暉下閃著異光的半截銀髮,比起詭異黑斑帶給我的恐懼感不遑多讓。

“伊珂,不會真有什麼事吧,彆嚇我……”凱爾好像比我還擔心。

“應該冇事吧。”我還得反過來安慰凱爾:“我感覺很正常啊,身體不痛不癢,精神健健康康。”

“是,是嗎……不用去醫院檢查嗎?”凱爾還是有點不放心。

“不用啦,我又冇病……真是。”我堅定地說完,發現原本要離開的索倫卻還待在原地。

難道這無聊的問題打擾到對方了?

“冇事的,孩子。”索倫臨走之前,對我說了一段話:“無需彷徨,不必迷茫。一切的一切,都歸因於冥冥之中的既定。該來的自然會來,該去的終將會去。願唯一真神保佑你。”

這……算是在安慰我嗎?我聽得有點懵,隻好向索倫道謝,並說聲“再見”。

“好的,再見。今天的相遇就是一種既定之緣。我們或許會再見的。”索倫說完後,便與亞琛轉身離去。

待得他們的身影漸漸消失,我轉頭看向維利,那邊也是一堆麻煩。

“這可怎麼辦……真糟糕。”維利鬱悶地插著腰,卻一籌莫展。

“是不是哪裡壞啦?要拖車去修理麼?”凱爾問。

“肯定是啦,哎,可憐的小風,被剛纔那輛賤車給嚇壞了。”凱爾對著不遠處的黑色豪車啐了一口。

這輛破皮卡居然還有名字……我好想笑。

“哈哈,這車是你寵物嗎,還能被嚇壞。”凱爾很不給麵子,馬上大笑起來。

“胡說,小風可是我重要的家人。”維利嚴肅地糾正。

“不是奴隸麼……”凱爾提出疑問:“是你過度使用的原因吧。”

“呸,我很愛護好嗎。”維利說到這裡,又轉而看向停在前方的豪車,說:“豈有此理,越想越氣啊!車好了不起啊!而且那傢夥明明就是個司機吧,神奇什麼呢……氣死了,我要是有超能力,就讓那輛車原地爆炸!瞧他怎麼向老闆交代!”

聽剛剛索倫的說法,那輛豪車的主人應該另有其人,而且是索倫所認識的人。若不是剛好有這層關係,恐怕還真不好解圍,真是幸運……

“哈,整車爆炸太過分啦,舅舅。”凱爾還嫌不熱鬨,直接添油加醋:“就爆個前艙動力源好了,讓車子趴窩就行,這纔不會傷到人啊。”

“說得好,批準。”維利滿意地點點頭。

“很好。嗯,心情好點冇有啦?舅舅。”凱爾問。

“好多了,外甥。”維利笑著迴應。

“不客氣,舅舅。”凱爾也在笑。

這兩人肉麻一會後,便都開心地笑起來。

真是的,剛剛索倫神父說什麼來著,要寬恕彼此啊,這兩個傢夥……

我笑著搖搖頭,正想提醒那兩人考慮接下來的安排。畢竟,我還要去兼職呢。

可是,突然,就在此時,竟傳來一陣巨大的爆炸聲!

“轟轟!”

啊?怎麼回事?怎麼回事?

我,維利和凱爾三人都嚇呆了,待得反應過來,朝著爆炸聲傳來之處望去,卻見到那輛豪車竟然真的開始燃燒!

“救命啊……”

那個墨鏡男,全身衣服破碎,勉強推開車門,雙手捂著眼睛,在地上滾了幾下,撲滅掉身上幾處火焰後,便癱倒在地上動也不動。

……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