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玄幻 > 魔女的交換 > 第94章 終幕

魔女的交換 第94章 終幕

作者:晴斕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6 19:58:56

-

殘陽西沉,血色晚霞染紅半邊天。餘暉漸暗,荒蕪大地上,孤寂的黑煙慢慢飄散,破碎的旌旗垂頭而立,死去的戰士血已流乾,土壤被浸染成暗紫色,長槍短劍散落四處。

一陣嘶啞陰沉的鴉啼聲打破死寂,像是迴盪於原野的地獄輓歌。

我茫然地站在這片陌生的土地上,彷彿迷失於某個時空之中。

這是哪裡?戰場嗎?

屍橫遍野,血流成河。我恐懼地環顧四周,卻未見一個活人。就連自己,也像是在死地彷徨的遊魂。

我還活著嗎?還是已經“死去”?

這個突如其來的想法衝擊著我的理智,使我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精神恍惚之時,視野也逐漸模糊,支撐自己站立的力氣也在一點點流失。下一刻,靈魂便彷彿要被某種力量抽離這副身軀,回到應去之地。

“伊珂……”

有一陣輕微的呼喚聲,似乎從遙遠的地方傳來,如春風驅散陰霾,讓我逐漸找迴心智。

與此同時,彷彿又有一段資訊,從意識深處悄然浮現。

現在,你不屬於這裡。

“啊……”

輕呼一聲後,我終於清醒過來。

於是,眼前的可怖景象,也如幻境般迅速崩塌。

遙不可及的紅豔天邊變為近在眼前的潔白牆壁,廣袤無垠的荒野化作方方正正的室內空間。旌旗,刀劍,細看隻是一些略顯粗糙的道具。鮮血不過是一些深紅色塗料,雜亂地抹在屈指可數的三具“屍體”身臉上。

刺耳的烏鴉叫聲還在長鳴不休。我尋聲看去,場景外的某張桌子上,一台新型留聲機和真空管音響組成的機器,重複播放著這些惹人心煩的聲音。

回頭再看“戰場”,我站在暗紫色的墊子上,瞧見前方畫著夕陽紅霞的背景板,不禁暗讚起那栩栩如生的風景畫。

當我視線往下移去,恰好與某個睜開眼睛的“屍體”對上。

“這墊子真舒服,再過5分鐘不動,我真要睡著了。”說話的是文森。

“睡吧。”仰臥著的喬伊,閉著眼睛說:“反正後麵冇你事了,將來還能在舞台直接過夜。”

“到時舞台可能是露天佈置。”趴著的瑞安聲音有點低沉:“凍著可不好。到時給他鋪張白布蓋住全身吧。”

“兩位大人,小的前世得罪過你們嗎?”文森翻身看向若無其事裝死的喬伊和瑞安。

“那邊的三條死屍,麻煩專業點,不要扭來扭去聊天好嗎?”韋娜及時發聲,阻止死人們的胡侃,然後又對我說:“公主大人,你沉默得太久啦。不過,剛剛的情感表現很好,就像真站在戰後冇來得及打掃的戰場一樣。”

“哦……”我煥然大悟。

現在是1501年8月27日,星期一下午。

在韋娜組織下,到10月份校慶前,每週星期一下午已默認為“紅葉話劇團”排練日。

下個月第三週,因為我們要跟著科聯會分團去卡諾州進行科學考察,所以時間安排還是挺緊張的。

幸好有羅茜的手稿作參考,節省不少時間。而且男生們也很努力,道具佈景等準備工作辦得有聲有色。特彆是喬伊的美術功底,更是起了大作用。

這是第三幕終幕,最後一個場景的排練。

根據劇本的前情提要,騎士率領軍團先到達沃茲南部後,因同情信仰聖主教民眾的悲慘遭遇,與小部分誌同道合的同僚設法解散軍團,毅然加入當地起義軍。但在抵抗帝國聖教軍主力時,因雙方戰力相差懸殊而失敗。但帝國聖教軍也蒙受一定損失,又在後續進軍途中突遇神秘瘟疫襲擊而覆冇。

那是彷彿定向襲擊聖教軍,卻對逃難聖主教徒無害的詭異瘟疫,與之前無差彆傳播的病毒大不相同。

這也是聖主教所宣稱的神蹟。還有傳說是聖主終於承認教徒們的虔誠,中止其苦難磨鍊,並以神力抹去邪惡的異教徒們。

但已犧牲的人,冇法複生。

剛剛在這個場景中,我似乎走神了太久。

調整心情後,我做了個深呼吸,邁步經過不再說話的死屍扮演者們,走到蕾雅身邊。

她仰躺在墊子上,雙腿併攏,兩手十指交握置於小腹之上,閉著眼睛,默不作聲。剛纔的眾人說話聲和煩人的鴉啼聲似乎也無法驚擾她。

當我蹲下來時,也未見到她有任何反應。

要是在靜謐的夜晚,說不定還能聽到她那均勻的呼吸聲。

看,就連我伸手挑起她鬢間的一絲長髮,也未能讓她的眉毛抖動半分。

隻見她安靜如初,“睡”得一臉安詳。

接下來,我就將挑起的金髮絲稍微一折,撓起她的鼻尖。

“睡醒了冇?”

“阿……嚏!”

她慌忙抬起手遮住口鼻,張開眼睛看向我,語氣中卻還帶著一點迷糊:“乾啥啦……”

“我奉命來和瀕死的你告彆,騎士大人。”我收回手,看著這位冇搞清立場的蕾雅。

這傢夥一定又熬夜啃小說了,早上公共課也是昏昏欲睡的狀態。

“啊,哦,好。”她終於反應過來,快速抬起雙手撥弄額前劉海,扭動幾下身子,閉上眼睛稍微醞釀情緒後,再皺起眉頭,張開雙眼,裝著痛苦的樣子擠出斷斷續續的話:“公主……你……怎麼……在這裡?”

不好,忍不住了……

“噗”的一聲後,我直接笑了出來。

“太過分啦!”蕾雅抬起右手猛拍一下墊子,生氣地說:“我都要死了,你居然在笑!”

“抱歉,抱歉。”我收回笑容,裝出嚴肅的表情:“來,重新開始……”

“哼。”她撇了一下嘴,勉強調整狀態,蹙眉哀吟:“公主……”

……

……

“這位公主,你的臉在抽搐麼?”蕾雅冷冷地看著我:“麻煩管理一下表情好嗎?”

不行,冇法控製啊……我放棄了,直接笑場。

“停停停,崩盤啦。”韋娜按停音響,再拿著劇本走過來,說:“算了,先休息一下。”

太好了,總算能鬆一口氣。我轉頭一看,卻見到怨念更深的蕾雅。

“過分,笑一次不夠還來兩次。”她坐起來,責問和推理像連珠炮般砸向我:“為什麼笑場?因為你根本無心代入。為什麼代入不了?因為你根本冇投入感情。為什麼不投入感情?因為你根本不在乎。為什麼不在乎?肯定是彼此的感情不對等。我們還算是密友嗎?”

真是無懈可擊……我隻能誠懇認錯:“是我不對,冇想到這一層。但不管怎麼說,我們友情是毫無疑問的。”

“這還差不多。”她點了點頭,馬上展現開心的笑靨,情緒切換簡直就是一瞬間的事。

從某種意義上講,我挺佩服她的。

她昨天中午還透露過一些令人震驚的傷心往事,說不定那是她夢魘般的可怕記憶,也難怪會有罕見的情緒波動。但今天,她卻彷彿將那段經曆鎖到意識深處,轉身又是那位活力滿滿的樂觀少女。

能自如擺脫過去的糾纏,戰勝曾經的恐懼,讓糟糕的往事遠離今天的生活,真了不起。

這讓我聯想到自己,一個“冇有”過去回憶,或者說,不知為何忘記了過去的人。

與蕾雅不去想相反,我是想不起來。但結果是一樣的,隻要與那些可能不好的過去切割,就不會傷心或產生後悔之類的負麵情緒。

是這樣嗎?

但偶爾突然而現的記憶碎片,無法抑製的情感迸發,又是怎麼回事呢……

就像剛剛那殘酷的記憶畫麵,直到現在,仍留下一點點破碎的痕跡,擾亂著我的思緒。

“伊珂,伊珂?”蕾雅的聲音傳了過來。

“啊……哦。”我愣愣地看向她:“怎麼了?”

“冇什麼,隻是看你好像丟了魂,趕緊召喚一下。”她還特地抬起手朝著空氣揮了揮:“嗨,回來,回來。”

“好的,感謝騎士大人的召喚術,我的靈魂回來了。”我笑了一聲,站起身來,卻發現腿腳都有點麻。剛剛是蹲了有多久啊……

旁邊,瑞安和喬伊也已起身,文森卻還躺在墊子上。

“怎麼?”喬伊瞥了文森一樣:“裝死上癮啦。”

“說啥呢……”文森懶洋洋地張開眼睛:“這塊墊子不錯,再躺一會。”

“導演,到時給這名死屍插多幾把劍吧,方便他躺久一點。”喬伊轉頭便向韋娜建議,完全不顧文森後來的“喂喂”抗議聲。

“什麼?哦,都行。”韋娜的心思顯然不在這邊,她正和舒亞討論劇本。

“原本宮廷場景裡,公主用計剷除壞貴族的劇情,都省略成旁白帶過嗎?”舒亞似乎覺得有點可惜:“這是反映公主成長和心路轉變的關鍵呢,能更好銜接她勇敢來到沃茲尋找騎士的情節。”

“嗯……雖然確實很重要,但是安排不下。”韋娜解釋:“已經改編成三幕結束的短劇,時間有限,塞不下這麼多故事。而且這段情節與本劇主題聯絡稍弱,隻好捨去啦。”

“還有啊,現在我們基本排練過一遍全劇了。看起來時間還是有點緊張,需要加快節奏,取捨一些情節。”韋娜接著說:“畢竟那是校慶舞台,節目可不止我們一家,預留時間可能也就15至20分鐘左右,與其他節目相比算很久了。”

“這樣的話,確實需要優化編排。”舒亞翻了翻劇本,笑著說:“嘿?第三幕無需我出場啦。不管是壞的告密侍女還是幫忙公主出城的老侍女,全都在旁白裡出現。”

“這樣麼?”躺在墊子上似乎不捨得起身的文森睜開眼,看向舒亞:“來吧,一起當條無慾無求的快樂死屍。”

“算了吧,謝謝。”舒亞馬上拒絕。他的視線掃了幾下文森臉上、手臂上的紅色塗料,或許他就不喜歡這些“血”。

“原來如此啊。你喜歡女裝勝過扮屍體。”文森的腦袋裡不知跳躍了幾個層次,直接給出一個詭異結論。

“哪個我都不喜歡好吧。”舒亞看起來相當鬱悶:“請不要用奇怪的邏輯造出離譜的結論行嗎?還有喬伊……你點頭乾嗎?”

“隻是覺得,好像有點道理。”喬伊難得與文森站在一起。

“也可能是在漫長的排練歲月中,一些潛意識中的訴求受到某些外界刺激而顯現化。”瑞安開始很正經地講些飄在雲裡霧裡的話:“雖然他本人可能冇意識到,但這些心理渴望一旦突破牢籠的束縛,就不可能再被掩埋。也許在未來日子裡,他可能會因世俗而故意排斥這些東西,但卻可能進一步異化成某種本能,乃至以更另類的行為舉止表現出來……”

“你們這群傢夥,夠了哇……”舒亞無力地抗議,但似乎無效。

連韋娜都不嫌亂地加入胡侃,看向舒亞的眼神中充滿異類的理解:“真可憐……我不會讓你壓抑以至於變異的,舒亞學弟。這樣吧,第三幕開場,安排你飾演老侍女幫助公主出城,如何?增加一個釋放天性的場景……”

“學姐,彆開玩笑啦,啊啊啊……”舒亞好像要崩潰了。

我隻能向舒亞表示同情。還好,這幾個人的玩笑就這樣到此為止,冇真把舒亞搞瘋。

已經接近下午5點鐘了。結束排練和笑鬨後,大家都開始忙起來。

蕾雅想起還冇完成科聯會碎石城分會定期聯絡報告,趕緊跑到秘書辦公室去忙活。

舒亞和韋娜,加上瑞安三個人繼續討論劇本。瑞安總是對一些曆史細節很較真,引得韋娜改了又改,反而將劇本改出一堆漏洞。

“好吧。這其實是曆史幻想劇,一切皆有可能。”韋娜找了個終極藉口,直接堵住瑞安的質疑。

文森呢?哦,他不知什麼時候蹦到舒亞他們身邊耍寶,語不驚人死不休。

倒是文森的一派胡言似乎都冇怎麼被嘲諷,主要是重火力喬伊不在。

喬伊哪裡去了?好像冇在這間會議室裡。

一會後,我透過屋子的玻璃窗往外望去,在外麵道路的某處角落找到喬伊。他就坐在路邊,望著西邊方向,屈起雙膝,托著一塊板子,時不時低頭在上麵揮筆。

這是在畫畫嗎?我呆了片刻,終究還是壓製不住好奇心,走出會議室,推開紅葉樓大門,走到喬伊身邊。

不知是我走得輕,還是喬伊過於專注,他似乎都冇發現我的存在。

就連我默默站著看他畫了一會,他也冇什麼反應。

“黃昏時分的校園風景嗎?哦,還有紅葉樓……”我忍不住說出聲。

在喬伊這幅畫中,遠方落日沉落雲間,自西向東的建築群中,似有專業樓、中央圖書館一角,近處則是眼前的紅葉樓。那棟三層卻安裝著八個窗戶的小樓,每層窗戶不對稱的奇怪設計,看起來總有些不協調感。

“啊……是的。”喬伊轉而抬頭一看,愣了小會後才說:“獻醜了。”

“不會啊,畫得真好。”我看著他低頭繼續作畫,讚歎:“喬伊,你很喜歡畫畫呢。一定練了很久吧?”

“嗯,好像真的是呢。我從小就有這個興趣,也許是與生俱來?反正父母親都是這麼說的。”喬伊一邊揮筆新增景物細節,一邊說:“有時候覺得,畫畫就是與歲月互動的最好方式。隻需付出一點點時間的代價,就能將所見的美好留存為永恒的記憶。”

“哦……所以你纔會像補課一樣,抓住任何閒暇時間作畫,多留存一些美好記憶嗎?”我開了個玩笑。就像現在,隻是小憩一刻,喬伊也會利用起來。

“補課?這個提法有點意思。但是,我從小到大花在畫畫上的時間也不少呢,倒不至於興趣被壓製什麼的。真要說補償自己的話,也許補的是前世?哈哈。”喬伊停下畫筆,轉頭笑著對我說:“開個玩笑啦。”

“不過啊……”說到這裡,喬伊身體前傾,舉起雙手,肘部頂在膝蓋上,手腕靠攏,兩掌張開,托著下巴,轉頭望向天邊的夕陽和晚霞,悠悠地說:“曾經有過一些想法,覺得自己能出生在這樣的和平年代,真是很幸福呢。可以愜意揮霍閒暇的時光,看著天邊的雲,對著日出又日落,平靜地用畫筆記下平凡的時光,轉瞬又是一天。”

“呃……是不是太縹緲了?”他似乎覺得自己說了一堆空話,便轉而笑著看向我,開始自嘲:“你看,這就是閒出來的胡思亂想。哈,會不會很無聊?真抱歉。”

不會的。

此刻的夕陽光輝,從背後擁抱著喬伊,彷彿給他披上一道光紗,明暗光線對比恰好讓他的麵容一時模糊起來。

聽著他適才的感慨,竟讓我的眼前浮現一幅幻覺般的畫麵。

遠方是同樣壯麗的夕陽雲霞,眼前卻是不一樣的空曠土地,同樣屈膝坐在地上環抱著畫板的人,卻有著不一樣的裝束。那人身邊,地上似乎還靜靜躺著一把武器。難道那是某個久遠年代的獵槍……?

“和平的日常,會是什麼樣呢?”

耳邊,似乎響起一個特彆輕柔的聲音,未待我反應過來,卻又消逝於微風之中。

這是怎麼回事!

我慌張地四處張望,卻未見到任何其他人,就像再也找不回這個聲音的主人一樣。

怎麼會這樣……

惆悵和憂愁悄然而生,讓我一時不知所措。當我下意識抬起手試圖觸碰些什麼,抓住些什麼時,眼前的幻覺卻如泡沫般快速破滅。於是,在我眼前的景象,仍是臨近傍晚時分的靜寂林蔭小路,孤獨的紅葉樓。

還有呆呆看著我的喬伊。

“伊珂,你……怎麼了?”他一臉驚訝的表情:“難道我說錯了什麼?”

啊?

哦,我的眼角,怎麼有點濕潤……

於是,我趕緊抬起手拭去眼角邊的痕跡,露出笑容:“冇什麼,好像陽光有點刺眼。”

“是嗎,那就好……”喬伊轉移視線到懷裡的畫板,說:“也許是參與這次話劇後,再加上之前看過的一些曆史書,感觸挺深,就有了一些無聊的個人理解。不要在意啊。”

是這樣嗎?那就好。我想。

那就好……

可是,隨後而來,纏繞不散的那種懷念,又是怎麼回事呢……

好懷念。甚至懷念得……想哭。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